收录期刊

山明水秀处晴好雨奇时——西湖叠字联中“好好奇奇”“好”字读音之我见

广东省肇庆市第八小学 俞伟明

杭州西湖以其秀丽的风光、丰厚的人文资源,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来此玩赏。古往今来,不少文人墨客以诗文赞美她。宋代的苏轼曾经写了一首脍炙人口的《饮湖上初晴后雨》,其中的“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以细腻的笔触描画了西湖的独特美景——无论是晴天还是雨天,她总是风姿绰约、美妙无比。你看,“在灿烂阳光的照耀下,西湖水波荡漾,波光闪闪,十分美丽(即‘晴方好’);而细雨笼罩之下,西湖周围群山,迷迷蒙蒙,若隐若现,非常奇妙(即‘雨亦奇’)”。在苏轼的诗中,“方好”的“好”,读作“hao”。杭州西湖,真不愧是“山明水秀处,晴好( hao)雨奇时”!

与苏轼《饮湖上初晴后雨》相对应的,是西湖有名的叠字联“山山水水处处明明秀秀,晴晴雨雨时时好好奇奇”。该联悬于西湖景区,美景与佳联相互呼应,尽显西湖的画意诗情。这副对联二十字,两两重叠,平仄相间,对仗工整,实是绝妙。游人在称赞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时,无不大赞这一对联绝妙,有时还会情不自禁地诵读一番。不过,下联的“好”字是多音字,是该读上声的hao,还是读去声的hao呢?让人难以确定。有的说, “好”字当读作hao,它写出了西湖在阳光的照耀下,景色宜人,恰到好处;也有的说,这字当读作hao,因为它与后面的“奇”字相连,是“好( hao)奇”一词的重叠。所说角度不同,令人莫衷一是。

每次读到西湖的这副名联——“山山水水处处明明秀秀,晴晴雨雨时时好好奇奇”,我的脑海中都会情不自禁地浮现出“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的诗句来。西湖之景,美在她的山明水秀,好在她的晴天潋滟,奇在她的雨中空濛。时间不同、空间有异.西湖给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考虑到文化的继承性,考虑到苏轼之诗与这副对联描写景物的近似关系.我觉得对联中的“好”,读hao还是好一些。像苏轼的诗一样,“好”表示恰到好处,“奇”表示奇妙、奇特。“好”与“奇”分别是两个词语,并不是“好奇”一词的变化。

【编者按】

“山山水水处处明明秀秀,晴晴雨雨时时好好奇奇”,其实并不是西湖边_E的那副名联。犯这个错的人不少,蔡荣章在《天堂凉亭风韵》(《浙江人大> 2002年9期48页)一文中引此联也是写成这样。与孤山相依的“西湖天下景”亭的那副名联,应该是“水水山山处处明明秀秀,晴晴雨雨时时好好奇奇”。“山明水秀”是一个固定语,它用了互文的修辞手法,即“山和水都明秀”,这样的说法文献中多见,如宋俞文豹《吹剑四录》“括苍山水明秀”、清陈维崧《庄椿岁·寿高阳李相囡》“玉关雪霁,河山明秀”,这样看来, “水水山山处处明秀”虽与“山明水秀”的一般表达顺序不同,但也自有道理。这副对联所绘的景、所寓的情,同苏轼诗作中“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多所相似,很多人都认识到了这一点。譬如毛国锋《西湖对联巧变化》(《小学生导读》2005年22期40页)中即指出,“联意取自苏轼的诗:‘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二者之意真是接近,以致有人就认为这副名联就是苏轼所作,譬如唐嗣德《辞格与对联》(《修辞学习》1994年1期44页)即说:“苏轼在杭州西湖孤山‘西湖天下景’亭上,题了一副叠字对联:1.水水山山处处明明秀秀,晴晴雨雨时时好好奇奇。”这副对联实为近人黄文中所书,下联有其题名。由这副名联简化的词句,多所存在,譬如胡如城《从一副楹联看西湖风景美》(《巾国园林》1988年1期2()页)即指出,“短短20字,准确、鲜明、生动地概括了两湖风景的美学特征:山明水秀,晴好雨奇”,毛同锋《西湖对联巧变化》(《小学乍导读》2005年22期40页)也说,“简化成八言:水水山山,明明秀秀,晴晴雨雨,好好奇奇”。

从苏轼的名诗联想至这副名联,从而解读其意,确定“好”字读音,是一个可选的途径。但这也许解决不了其他人的疑惑,比如为什么说是“好(hao)奇”一词的重叠不好呢?

“好( hao)奇”这个词,意思大抵是“追求新奇”或者是“对自己不熟悉不了解的事物觉得新奇而感兴趣”,从构成方式来看,应该是支配式(或称为述宾式)。支配式(或述宾式)一般来说不易作AABB式的重叠,能够见到的只有“开心、安心、甘心”等少数词语,它们的使用多是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的事情,且受方言影响。(崔建新《可重叠为AABB式的形容词的范围》,《世界汉语教学》1995年第4期14~22页)查检电子版文渊阁《四库全书》和北京大学汉语语言学研究中心现代汉语语料库,都检索不到“好好奇奇”用例。这样看来,说“好( hao)奇”一词重叠理由不很充分。

有人也许会说,“好好奇奇”也可以分别是“好”“奇”两个词的重叠,古代汉语中,“好”“奇”可以是两个词。说古代汉语中“好”“奇”可以是两个词诚然不错。读hao的“好”意义有这样几个:①是“喜爱、爱好”,②是“表示物性或事理的倾向”,③是“璧孔或钱孔”,比较一下,只有第一个义项有可能在这里用。但察看对联的语境,说“好”是“喜爱、爱好”有点儿说不通。“水水山山处处明明秀秀”,“明”“秀”是对风景特点的描述,但见不到作者很强的主观好恶,考虑到作者情感、思想的连贯性,下联似乎不应出现“喜爱、爱好”这样的字眼儿;另一方面,以“喜爱、爱好”解“好”,凸现的是人的主观好恶,而以“合适、奇妙”解“好”,强调的则是使人产生了美好情感的山水自身的特点,二者相较,后者更彰显了西湖景色之美。

自此联出现以后,很多人表达了对它的看法。唐嗣德说,“‘明’、‘秀’、‘好’、‘奇’是形容词叠用,加重了所描写景物的性状程度”;胡如城指出, “‘晴晴雨雨’泛指一切时间的变化……晴湖、雨湖、月湖、雪湖和四时山景都展现了美妙的情趣”。这些人的看法表明,他们是偏向于将“好”定位为hao的。如同上文说的“明秀”“好奇”均指“晴雨”,不过是各有各的美妙罢了。

(责任编辑:李云龙)

上一篇:皮皮鲁外传
下一篇:“我是‘小小推销员…口语交际教学设计
网友评论 山明水秀处晴好雨奇时——西湖叠字联中“好好奇奇”“好”字读音之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