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录期刊

戏剧手法与作文教学

最近,我国首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接受央视记者采访,谈及自己的创作经历时,说到自己第一次“成功作文”是在小学三年级,老师布置写一个运动会的作文,“其他同学都写了运动会的许多场面”,而他“只写了自己感受最深的一场篮球赛”,受到老师的表扬——认为他写得生动,很有戏剧味道。由此走上文学创作之路。

莫言的获奖与他这“戏剧味道”有很大关系。诺贝尔委员会给其的颁奖词为:莫言“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就写作而言,中学阶段,“理论创新”不必过多要求,而最强调的是“表达创新”,用“亏他想得出来”的独特表达方式,凸显文章主旨。缘此,拿来戏剧手法,最为简捷——用具象的“出戏途径”取代抽象的写作术语,令作文像戏剧情节那样九曲回肠、峰回路转、扣人心弦,成就高品格。

拿来戏剧手法作文,有两大长处:第一,凭借“出戏途径”的具象,构思文章。第二,用生动有趣的戏剧性情节,揭示通常道理,凸显文章主旨。

“出戏途径”之具象,由两方面因素组成:其一,动词。“出戏途径”具象中有“动作”,这能迅速联想到现实生活,立即进入构思状态。其二,矛盾。“出戏途径”具象中蕴含矛盾冲突,构思文章时,迅速联想现实生活“矛盾冲突”及其发展过程。对于作文而言,戏剧性就是出乎意外,“没有冲突就没有戏”。行文要有冲突、曲折、难意料,方能出彩、出戏、出意境。

对高考作文而言,当下我们要慎重处理“很好写”和“写得好”的问题。一般而言,现在的高考作文都很好写:命题都面向考生的生活,审题上无太大障碍。但要写好却又不易。作为选拔性考试,我们千万警惕不能跌入命题人预设的“温柔陷阱”,不能让常规表达迷住心窍!高考命题要求“命意是明确的,表述是隐蔽的”,务必发现隐蔽的真实命意,展开超常思维,进行超常思辨,策划超常思谋,找到“戏剧性表达途径”,写出个性化的上乘之作。

先来看我校2009年的一篇高考满分作文:

品味时尚

江苏东台中学2009届 叶蓁

去年的现在,我在上海黄埔江,经不起旅游宣传手册上“江枫渔火对愁眠”的诱惑,爬上了一叶扁舟。

“现在最流行这个了,”漂亮的导游说,“大城市里就兴这个,复古嘛。”

摇摇晃晃的小船上覆盖着一顶编织的棚,游人就坐在里面。棚里贴着一张打印纸:30分钟50元。导游见我盯着纸看,不无得意地说:“我们的团员只要30块钱,1分钟才1块钱。你看这意蕴。”

意蕴,船头的老人在摇桨,沉默地重复这急切的动作,我走过去也不回头来看一眼。而走进时才发现,老人的白汗衫上露出的标签赫然写着:Made in China。原准备与老人搭讪的,也只好悻悻地回到船舱。

船继续在江面上晃荡,隔着晨雾依旧能看到这繁华的上海。高楼屹立在雾间,消失在云尖,好像在得意地诉说什么。而不远处驶来一艘不大的轮船,飞快地开远,只留下一道巨大的水痕,让我们的小船颠得更厉害。

而这所谓的“复古时尚”,在这繁华的城市面前,卑微得一如这摇桨的老人,一言不发,格格不入。

从上海回来,又到妈妈的老家逗留了几天。那是个沿海的小城镇,混浊的黄海打小镇边起伏,却承载了整个小镇的一切衣食住行。

我来到海边的时候是傍晚,潮水不安地咕咕冒泡。恰好妈妈遇到她的舅爷爷,便叫我爬到他的船里玩一会儿。这是只极老的木船,船沿高高地围着船膛。舅爷爷和我一并爬进来,让我坐在小凳上。船里有一张绿色粗绳编织的网,也许是在海水里泡久了的缘故,已经快成黑色了,但仍散发出阵阵腥味,鱼鳞也粘在上面。“待明天再热些就禁捕了,那时候就不能下海啦。”舅老爷说。

老人的儿子也来了,他是在海上开快艇的。10块钱坐1次的快艇可以让你在海上飞快地打旋,惊险却有趣。这是这个小镇上最有趣的游戏。白天很多渔民的孩子会花上10块钱在海上刺激一把。老人力劝我也坐一回,说不会收我的钱,我却因恐惧不敢一试。这小镇上的“时尚”,是那么的惊险,弄不好就会翻船。他们没有更多的钱来构建更安全的游戏,只能在这海上嬉闹一回。老人也很无奈:“这有什么办法,开这玩意儿来钱啊!”

不一会儿又有人来乘快艇。看着快艇离我们的老木船越来越远,开始不停地急转弯而激起一阵阵白浪,又想起上海那“复古的时尚”,不知为什么,心里涌上一阵无名的酸涩。

而这两种时尚下,又有着怎样的我所看不见的落差?

[简评]尼采曰:一切文学,余爱以血书者。此文乃以“心”写者。从“世相”之下,审视“人心”,从“意蕴”中窥见“真相”,作者始终投入了自己的“真情”、“真意”乃至“真魂”。“扁舟”与“快艇”,都市与渔村的“时尚”之间,存在的是何种“落差”?作者似乎没有说什么,似乎什么都说了……(江苏高考语文阅卷组组长何永康)

何老师为高考作文作评,一年也难得有一篇。这次他亲自“出马”,足见他对这篇作文的满意度之高。他所欣赏的是这篇文章里所浸着的小作者的“真情”、“真意”和“真魂”,而从写作的技法角度而言。文章正是成功运用了“戏剧笔法”。

叙述快节奏——“戏剧笔法”入境

“剧本笔法”入境,多采用蒙太奇手法,将多个场景、片断直接叠加,“赋予静态画面(或思想)以运动”(前苏联·爱森斯坦语)。这篇作文写了两个场景:一个是在黄浦江边的旅游,一个是她自己的家乡——江苏东台弶港农场海边的玩耍。场景的切换干净利落,镜头感、戏剧味很足。

这样的笔法在高考满分作文中不乏其例。《心灵的雕琢》(2011年湖南考生)一文为表现母亲对儿女的眷念,第二、三、四段,分别描写“坐在摇篮旁,她……”“站在田野里,她……”“倚在沙发上,她……”等情景,组组镜头,直接叠加,片断间不著一字,却形象地传达出眷眷慈母之心。可在整体结构中运用此法。不少优秀作文全篇直接由若干画面组辑而成。《“我爱你”》(2000年江苏考生)描写一位女子从十五岁到五十岁40年的爱情生活,条屏组合,交相映衬,连小标题也没用,全文借酣畅的文气贯通。采用“剧本笔法”组句或组篇,文章的叙述节奏大大加快,激发了读者的联想,扩大了作品的艺术容量。

“戏剧笔法”还可用来组句。学会以纯名词性短语组句,减去冗语,凸显了作品的画面感。如与其写“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不如写“蓝天,白云,奔跑的马儿”,同样能描绘出优美的草原风光。请看《交流的无奈》(2012年湖北考生)的开头:“君山旁,断崖边,菩提树下。风,吹沙而过的风。我站在这三岔口,心在徘徊。”再看《忧与爱》(2012江苏考生)一文:“深深的围墙,明眸的宫女,沉寂的粉蝶,慵懒的梳妆……”两篇文章免去了不少山间景物和宫廷环境描绘,通过几种特别的物象,快捷而传神地勾画出人物活动的艺术环境。

描绘慢镜头——“戏剧笔法”入神

文章成功的另一个十分重要的要求是,描绘要细致,语言要有“浮雕”一般的质感。要在作品中巧妙安排几处精雕细刻的片断,如同影视作品的慢镜头。考生写作时要注意多元透视,从不同角度描绘所写对象,还广泛联想,打通多种感官,全面立体地再现艺术形象。

第五小节“船继续在江面上晃荡,隔着晨雾依旧能看到这繁华的上海。高楼屹立在雾间,消失在云尖,好像在得意地诉说什么。而不远处驶来一艘不大的轮船,飞快地开远,只留下一道巨大的水痕,让我们的小船颠得更厉害。”

读这样的文字,我们如看电影般。小船在江面上“晃荡”时的感觉与感想。“隔着晨雾看繁华的上海”,“高楼”好像在“得意”地诉说,而不远处驶来的轮船“飞快”地开远,“让我们的小船颠得更厉害”。用笔细腻如画,有浮雕的质感。写景由低到高,由近及远,立体地再现了当时的情景,深刻展示了作者在黄浦江上对“古典”时尚的那种独特的品味。

“戏剧笔法”,强调描绘形象一定要有强烈的构图意识。注重艺术画面的营造,画图处理上,有广角、中景、近景和特写之分;形象设置上,有远近、上下、内外、面点、动静之别;画面构建上也要十分注重形象广度和密度,主体形象与一般形象的配置。要注意远近或动静结合,灵活地处理好不同类别的镜头,从不同视角进行形象配置,有意识地构划和着色,突出视觉刺激,这样文章的画面感一定更加明显。

下面我们再来看一篇学生平时写的随笔:

神圣的一刻钟

江苏东台中学2010届8班 冯润城

清晨,启明星依旧摇曳着微光在东方露着鱼肚白的天空闪烁着。而我们则像一棵棵白杨树一样笔直地站立在操场上,静静地等待着那神圣的一刻。

“出旗!”一声嘹亮的号令从主席台发出,声音还在操场上久久地回荡,而护旗队的同学,早已迈开整齐的步伐,雄赳赳,气昂昂地踏着步。

近了,近了,在离旗杆还有20米处时,又一声嘹亮的号令:“正步走!”队列依旧整齐,但护旗队队员们的腿却笔直地迈出,与地面距离为标准的30厘米。腿整齐划一地翻动,配着那蓝色的制服,仿佛像巨浪一样涌动。有力的节奏传达着我们年轻的节拍和火样的热情。

“立定!”踏步声戛然而止,最庄严的一刻终于到来——

“升国旗,奏国歌,行注目礼!”旗手托着一方醒目的国旗,缓缓释放。风卷动着国旗的一角,展开一片醒目的红色。那是从旭日上采摘下来的明艳,那是从革命烈士鲜血中萃取出的刚烈,那是从十三亿中华儿女心中奉献出的赤诚!五颗黄色的星星冉冉升起,将五湖四海照亮,将我们心中的激情点燃。

太阳已跃出地平线,将光辉洒满大地。启明星虽已消失,却指引着年青一代我们向前,向前,再向前!

旗杆上的国旗,也沾染上这无比耀眼的火光,像一团霍霍燃烧的团团火焰,一团被包裹住的滚滚波浪,迎风飘扬。

作者由广角、中景到特写,由面而点,由静而动,在极其繁密的形象中,极有层次地推出了主体形象——国旗。起笔卓特,先声夺人。主体敛气凝神,饱满生动。而收笔则气韵升华,读来令人荡气回肠。

高晶敏,胥照方,语文教师,现居江苏东台。

责任编校:舒 坦

上一篇:教育部要求书法教育走进中小学课堂
下一篇:我的小学
网友评论 戏剧手法与作文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