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录期刊

影视作品引用诗词中字的错音现象及解决办法

黄河科技学院新闻传播学院 张彩丽

观看影视作品已经占据了我们目前娱乐生活的一大部分,影视作品正在潜移默化地影响我们的知识积累和文化观念。所以,我们要高度重视影视作品的传播内容。但是,我们发现许多影视作品中的诗词字音常常被读错,这不仅影响现代汉语的规范化,也对知识的传承起到了非常坏的作用。我们必须正视这些现象,并找出解决的办法。这里的影视作品指的是运用汉语普通话的电影和电视剧(包括中国大陆片、港台片)。错音是指影视作品里演员或者配音无意读错的诗词中字的读音,不包括某些影视作品故意让某些角色使用方言来读的诗词中字的读音。

一、读错的字

笔者按照时间顺序,搜索观赏1987至2014年的知名影视作品,并参考网络上对影视作品的挑错帖子,找出以下诗词里面读错的字。

(1)宝玉将元妃作的四句灯谜诗中的一句“身如束帛气如雷”中的“束(shu)”错读为“su”。(1987年电视剧《红楼梦》第19集)

(2)诸葛均把《待时歌》中“乐躬耕于陇亩兮,吾爱吾庐”中的“乐(le)”错唱为“yue”。(1994年电视剧《三国演义》第26集)

(3)黛玉将《葬花词》“游丝软系飘春榭”中的“系( Xi)”错唱为“ji”。(1987年电视剧《红楼梦》第12集)

(4)解说员将《好了歌注》“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中的“丧(sang)”错读为“sang”。(同上,第36集)

(5)司马昭读《潜龙诗》“伤哉龙受困,不能跃深渊。上不飞天汉,下不见(xian)于田。蟠居于井底,鳅鳝舞其前。藏牙伏爪(zhao)甲,嗟我亦同然”时,把其中的“见(xian)”错读为“jian”,“爪(zhao)”错读为“zhua”。(1994年电视剧《三国演义》第81集)

(6)宋江把反诗“他时若遂凌云志”中的“遂(sui)”错读为“sui”,其他人亦如此。(1997年电视剧《水浒传》第24集)

(7)李师师将秦观的词《鹊桥仙》中“纤云弄巧”中的“纤( xian)”错唱为“qian”。(同上,第38集)

(8)张易之把陈子昂的诗《感遇》“兰若生春夏,芊蔚何青青”中的“芊( qian)”错念为“yu”。(2001年电视剧《大明宫词》第28集)

(9)殷桃饰演的杨贵妃在朗诵李白诗歌《清平调》中的“长得君王带笑看”时,将“长(chang)”字读作“zhang”。(2009年电视剧《杨贵妃秘史》第21集)

(10)配音人员在给妙玉的判词“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配音时,将“淖(nao)”错读为“dao”。(2010年电视剧《红楼梦》第3集)

(11)元妃省亲,关于元妃的判词“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官闱。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中的“兕(si)”被误唱为“tu”,且重复三遍。(同上,第8集)

(12)李纨把潇湘妃子的《问菊》诗“圃露庭霜何寂寞,鸿归蛩病可相思”中的“蛩( qiong)”误读为“zhe”。(同上,第18集)

(13)探春将林黛玉《问菊》诗中“孤标傲世偕谁隐”一句中的“偕( xie)”错读为“jie”。(同上,第18集)

(14)宝玉将诗句“苇蓑犹泊钓”中的“蓑(suo)”错读为“shuai”。(同上,第23集)

(15)宝玉作《访妙玉乞红梅》诗,将“酒未开樽句未裁,寻春问腊到蓬莱”中的“裁(cai)’´错读为“zai”。(同上,第23集)

(16)高俅将《诗经·周南·关雎》中“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中的“好(hoo)”错读为“hao”。(2011年电视剧《水浒传》第77集)

(17)甄嬛把萧衍《有所思》中的“腰中双绮带,梦为同心结”的“绮(qT)”字读作“yv”。(2011年电视剧《甄嬛传》第19集)

二、出错原因

(一)汉字本身读音有一定难度

以上的18个被读错的字中,“束”是因为我国有些地区平翘舌不分而被读错。“乐”“系”“遂”“纤”“丧”“见”“爪”“好”“长”八个字都是多音多义字,“乐”有五个读音,“系”“遂”“纤”“丧”“见”“爪”“好”“长”有两个读音,每个读音都有不同的意义。“淖”“兕”“蛩”3个字是生僻字,本来就容易被读错。另外,“芊”和“芋”、“兕”和“兔”、“蛩”和“蛰”、“蓑”和“衰”、“偕”和“皆”、“裁”和“栽”、“绮”和“倚”这七组字形非常相近,读音也就容易混淆。

(二)演员和配音的古诗词基本功太薄弱

要想读对诗词中的字的读音,要求演员或者配音不仅要认识字,还要了解这个字在诗词中的意思,才能进行正确的取舍。

例如第(14)例的出错原因:“蓑”和“衰”形近意不同,“蓑”意为“用蓑草做的防雨具”,而“衰”是“老”之意。“苇蓑犹泊钓”这句诗,意思本是“穿着用苇草编制成的蓑衣还在垂钓”,而演员可能将诗意理解成“芦苇都衰老了还在垂钓”,才读成“shuai”吧。

第(16)例的出错原因:“好”为多音字,读hao是形容词,本义是漂亮的意思;读hao是动词,喜欢的意思。“逑”,毛传解释为“匹也”,“好逑”,犹言佳偶。“逑”在此是名词,配偶的意思;“好(hao)”在此是貌美、漂亮的意思。此句诗的意思是“美丽贤良的淑女,是君子的好配偶”。而人们容易把这句诗中的“好”读成hao,是因为对“逑”字的理解错误。“逑”是个生僻字,查字典,发现它作名词时只有配偶的意思,作动词时只有聚合的意思。但我们一般人按照不会的字读半边的原则,就会把“逑”字等同于“求”字,这两句诗就被错解为“淑女,君子喜欢追求”。即使是现代作家安意如,也犯了这样的错误,她在《人生若只如初见》写道:“你想秋香这样的窈窕淑女,若没有好逑的君子,芳草年华,该是多么寂寞?”显然,她把“好逑”理解成“喜欢追求”了。

可是,反观我们的影视演员和配音人员,很多是艺术院校科班出身,高考的时候文化课分数不高,古诗词的基本功不扎实,上了大学之后又不重视这方面的基本功的训练,以至于工作起来知识储备不足,捉襟见肘,贻笑大方。面对不熟悉的知识领域时,态度也不认真,不翻字典、词典,不查资料,不请教专家,没有养成学而不厌的学习态度和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犯错就在所难免了。

(三)演艺圈和学术界急功近利的心态

现在的影视作品把盈利作为第一目标,为了加快拍摄进度和节约成本,懒得对演员和配音人员进行文化知识的强化培训,更懒得去聘请专家学者来挑错,更别说重拍了。学术界人员也忙着出书、出名,奔走于各个电视台的讲坛,没有多少人愿意静下心来,关心一下大众流行文化,审视一下当下的影视剧,为其把把脉,诊断一下病症。

比如第(9)例,李白这两句诗“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的意思为“国色天香的名花牡丹和倾国倾城的杨贵妃两两欢聚在这里相互媲美,这样的场景常常使得君王带着笑意来欣赏”,“长”应该读成“chang”,意思是“常常”,才合诗意。不知饰演杨贵妃的演员为何会把这里的“长”读成“zhang”,难道她觉得“长得”更像现代词语,读得特别顺?这样一个简单的错误,在电视剧现场开牡丹盛会的唐玄宗、李白、寿王爷、皇姑、李龟年和一大群文士愣是没有听出来,后期的配字幕、剪辑的人员也没有看出来。

再如第(11)例中“兕”字出错的另一个原因是这一句在《红楼梦》的各个不同版本中有差异,“兔”和“兕”存在于不同的版本中,唱歌的唱的是“兔”的版本,而配字幕者配的却是“兕”的版本,唱歌的和配字幕的各行其是,没有统一看法,也没有请专家来审查。

三、解决办法

(一)落实影视剧关于字音的审核和奖惩制度

2011年,国家广电总局就已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剧文字质量管理的通知》,对电视剧文字质量提出了明确的要求。 电视剧审查机构则要制定严格的文字质量监管制度,如发现文字质量不符合要求,应予以退回。

另外,电视播出机构也要建立文字质量检查制度。

这个文件说明国家广电总局已经对影视作品中的错音现象有了足够的重视,也制定了一定的法规,但并没有过硬的标准,只是说“电视剧用字用语应正确、规范……尽可能减少读音错误……”,并没有建立专门审核读音的机构。

国家广电总局也对电视剧文字质量建立了一定的奖惩措施,如“特别是中央电视台和省级电视台卫视频道,如发现黄金时段拟播电视剧单集字幕错别字达两处,就应退回制作机构进行修改,文字质量不达标不得播出;已经播出的电视剧,如被发现仍存在较多的文字错误,广电总局将依法对有关制作机构、播出机构给予相应处理、处罚”,但同样没有落到实处。因为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部电视剧因为字音而得到奖励或者受到处罚。

(二)加强影视作品制作方的古诗词基本功

编剧应该在剧本上把容易出错的古诗词中的字音标出,必要的时候注明古诗词的现代汉语译文;演员和配音对自己不熟悉的字,应该勤学多问多查,避免出错;必要时可以聘请专家学者来作审查。

(三)调动影视爱好者挑错的积极性

广大的影视爱好者有充裕的时间和精力,有些还具备很高的古诗词文化修养,他们在观看影视作品时,往往会在网络上发表自己的见解。建议国家对这些给影视作品挑错的爱好者给予一定的奖励,从而调动他们的积极性。

(四)发现错误后的补救措施

国家广电总局在影视作品上映前,发现错误,可以要求制片方更正后播出;如果播出后发现错误,可以要求制片方在适当地方增加正音字幕,或者在其他媒体上向观众致歉,并给出正确读音。

(五)从根本上加强全民的古文素养

重视古诗词的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学校在教材中不能随意减少古诗词篇目,老师在教学中应该强化对古诗词的学习,高考中提高对艺术类考生的古诗词考核力度。家长应帮助孩子树立正确的观念,鼓励教育孩子继承我们优秀的古诗词文化遗产。

观看影视作品的成年观众,平时也应该多读一些古诗词,增加自己的古典文化素养。

上一篇:归有光《项脊轩志》四题
下一篇:何为“行而远”?——兼以重读《(黄花岗烈士事略)序》为例
网友评论 影视作品引用诗词中字的错音现象及解决办法